西乡茶叶美文之《茶思》

2020-05-08

茶 思

一树繁花,是小城一直有的春色。一杯清茶,是小城一直有的记忆。谈不上令人神往,论不上让人心动,但小城里每一次如约而至的鲜明春天,总是这里每一个人割舍不下的一份“贪恋”。

淅淅沥沥一场春雨,茶山云雾缭绕却盖不住那冒出的嫩芽,雨过天晴,茶农们三两相伴,将那一抹嫩绿收入囊中。小城产茶,茶也成为这里每家每户必备的饮品。客人到访,沸水温杯,冲水泡茶,只见茶叶在水中上下翻动渐渐舒展,霎时,茶香四溢,扑鼻而来。

幼时不懂茶,只晓得茶味苦涩,茶劲提神,对于父辈们每天清晨必泡的那杯茶有着太多的不解。那时长辈们常打笑“茶叶上瘾,早上不喝上一杯吃饭都不香!”每每远行,行李箱里必然少不了几包茶叶;长居外地,快递里也少不了它的身影。彼时曾疑惑,究竟这略带苦涩的味道有着怎样的魔力,能让人难以忘怀?

长大后去外地上学,离家时母亲固执地在背包里放上一小包茶叶,争论再三无果后便也只能妥协,任由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装满我的背包。但就是这包原本想搁置的茶叶,每每看到都会联想到母亲打包行李时认真的表情,竟也忍不住想去探索幼时心中的疑惑。学着母亲的样子,取茶冲洗,注入热水,看着茶叶在水中翻动,慢慢溢出茶香。舍友新奇问起,我便也假模假样将肚子里为数不多有关家乡茶叶的东西一一讲来,此时好像突然醒悟过来:这小小的一片茶叶竟是家乡和自己之间最紧密的联系。

就业恰好在小城有名的产茶镇上。这年春天因为工作的关系,从茶叶抽芽,到茶农忙碌,再到加工厂的轰轰声响,以及最终完工分包,每一个环节都能有幸细细了解。清明前后,购茶的人络绎不绝,有从外地慕名而来的,有为远方朋友准备特产的,但总少不了像母亲一样的人,为他们远行的亲人寄去那份沉甸甸的思念。当地的居民因茶叶的热销,生活在逐步改善,日渐便利的交通,多元化的销售方式,让茶叶变得炙手可热,更成为小城一张芬芳的名片。

这一年,我也成为购茶大队中的一员,赶着新茶的热乎劲给母亲备上一份。看着她重复那几十年来的动作,冲洗注水,闻香细品,淡淡地夸赞一句,“现在都学会买茶叶了,真是长大了!”握着手里的茶杯,茶水在口腔里留下些许甘甜,它许是真有魔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