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乡茶叶美文:听 茶

2020-04-20

“又到雨水了。”爷爷悠悠的说着。我知道,这是爷爷在念叨今年的新茶了。爷爷很喜欢家乡的绿茶,他常喝炒青。每次来看爷爷,他总是会问我,要不要来杯茶。次数多了,我也渐渐喜欢上这绿茶了。但,和爷爷不一样的是,我更喜欢在爷爷泡茶时静静的听,听每片茶叶所绽放出的声音。

一盏清茗是一段悠悠的韵律,茶不仅可以饮、可以品、可以嘬、可以抿,还可以听。每次和爷爷在一起时,总是那么安宁静寂,没有任何杂声,手握茶杯,盯着烧水壶里涌泉蒸腾,当爷爷把滚烫的开水注入茶壶时,立刻就有一阵裂帛声响起。就在这将饮未饮之际,悠悠升腾的茶烟,顿时让我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一种熏游之态,因为我听到一种无喧嚣之行、无激昂之态的随性,内心自然平易悠闲、豁然开朗。

还记得去年初夏的一个下午,我和爷爷去高土坝荷砚新村去观荷。走累了,就到熟识的一个人家里休息一会,门口就是一方荷塘,里面婷婷玉立着粉黛的荷花苞。热情的人家为我们泡上一杯绿茶,我们坐在敞亮的门前,一边浅斟慢啜,一边对着荷池欣赏。茶极普通,却让我在读饮中,隐约听到了李白“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”的豪吟。听觉尽管进入朦胧,心底却早已升起一种感动。我去过的茶馆并不算多,但是家乡的茶馆却都具有动人之处,即便室外热闹非凡,室内也会给人一种远离市嚣的幽静。沉吟于下,一盏浅注,也会让你如临清流,如卧绿荫,如坐看云起,如梦闻雨至。说实在的,对于茶道或茶艺上的那一套繁文缛节人皆各有所爱,但本人在意的是品茶终于能让我长出一种诗意的听觉,让我能在那一片如闲云悠鹤般的茶语中听出无尽的意思来。时至今日,有关茶文化的文章越做越浓,我注意到他们的一个共同点,即茶道便是禅悟之道。禅悟的获得全在于静,在静寂中超逸于俗物之外,在静寂中回归自然、澡雪精神。清人龚炜在《巢林笔谈》续篇中说“炉香烟袅,引人深思欲远。趣从静领,自异粗浮。”

品茶也是这样,说到底是需要悠闲,闲则静,静则定。我说不上品茶有多少种感觉,但在我看来听茶也会给人至上的境界,所以我对青茗不在于品而在于听了。《庄周.人世间》有言,“无听之以耳,而听之以心。”茶的本位是青,一个青字,乃从心中得来。只有心听之茶,才有高山流水,才有岁月风行,甚至才有铁马金戈,无外乎葛兆光《茶禅续语》中写道:“懂得以心品茶者,便懂得中国诗、画、乐之理。”听茶实在是需要心境的,我只悟到听茶是在休闲之日,无论是独饮还是邀三两好友聚品,都是在一种醺醺而不醉的境界中进入状态的,看着茶色由深而浅,听着音韵任其奔驰,心性便随着烹茶的韵律舒展出了几分惊喜和美丽。听茶是一桩回味无穷的韵事,一切在心之内,一切又在心之外,恍惚之际,只听得那一个青字正躲在茶韵里被抽出一根一根声音的丝来,织成一片蕴藏着生机的宁静。茶的音律便会如同精灵一般在我耳际盘旋起伏,潜行出一段悠长的余韵。

"满眼不堪三月喜,举头已觉千山绿",趁着周末好时光,和爷爷带上一壶清茶去踏青,在钟灵毓秀的午子山下一人品茗、一人听韵,别有一番诗意。

原文地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ZwdVkoh3llUDhQx1ymeNi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