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仙毫茶农秋雨中的小日子

2019-10-26

这个秋天西乡汉中仙毫茶区雨特别多,连绵不断,淅淅沥沥,一下就是多半月,汉中仙毫茶农们觉得很闷,山里的汉中仙毫茶树该修剪了,但是这样的天气根本没法去干, 汉中仙毫茶农们只能闷在家里。

春妮是一个60多岁的汉中仙毫茶农,几年前丈夫得病走了,女儿去外地读书,家里就剩下她和临近九十岁的婆婆。她呆呆地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汉中仙毫茶园出神,秋天的雨下的可恼人。

婆婆太老了,整天一个人咕咕隆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在小炉子上摸索着沏杯汉中仙毫,有太阳时,就端着茶杯在屋外晒会,没太阳时就在小屋里待着,或者上床去睡,一睡就是一整天。老太太的意识里,可能白天黑夜的概念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。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个种植汉中仙毫茶叶的好手,和丈夫靠着十多亩汉中仙毫茶园养活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两个女儿都嫁到了外乡,多次想接走老太太,可是老太太都不去。有人说老太太是不舍得自家的汉中仙毫茶园,也有人说老太太是怕和女儿生活惹别人笑话。好在春妮是个实在人,对老太太也很不错,闲的时候就和老太太聊几句。老太太净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人和事,春妮只是笑一笑,默默不做声,任由老太太自言自语。 

雨下的太久,院子里的西红柿、豇豆、青辣椒等小菜已经罢茬,家里没有什么小菜可吃,春妮淋着细雨背着背篼向山坡的汉中仙毫茶园走去。就在汉中仙毫茶园边上有一块不大的菜地,里面种着萝卜和白菜。春妮拔了几个萝卜和几把小白菜,放进背篼里,向回走来。 突然,脚底一滑,春妮急忙拽住一颗汉中仙毫茶树,但还是一屁股坐在了泥地里。她浑身湿漉漉地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回到家里。婆婆怕冷,厨房里的炉子早就搭起来了,烧着干木楔,很暖和。春妮一边烤着衣服,一边端起婆婆放在炉边的汉中仙毫茶杯喝上几口。

秋雨仍在阑珊,比汉中仙毫茶园更远的山林里,树叶红红黄黄,色彩斑斓。远山如岱,雨雾缭绕,楚楚动人。